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独家占有:腹黑老婆驭夫集_ 第144章 有血有肉-笔趣阁

时间:2021-04-08 16: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萝莉莉小说独家占有:腹黑老婆驭夫集 第144章 有血有肉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江轻言照着白书墨所说的地址到达时,见到的只是一桌子的杯盘狼藉。

    “江旭呢?”江轻言看着餐厅包厢里烂醉如泥的白书墨,已经猜到了个大概,她估摸着这里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有关于江旭的那一场好戏。

    所谓一场好戏,只不过是白书墨的自编自导自演罢了。

    果不其然,白书墨醉醺醺道,“轻言,来,来,陪我喝一杯。”

    江轻言的怒气立马涌上心头,她狠狠瞪了白书墨一眼,一个转身便要往外走。她已经懒得骂他了,再多说什么都只不过是浪费自己的时间而已,有这等工夫,她还不如早点回家,好好和顾如风解释一番。

    这些日子以来,她与顾如风的感情本来就已经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好不容易这两天稍稍有所缓和,她又不管不顾地离他而去,估计这么一来,又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轻言,陪我喝一杯——”白书墨看着她的背影,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你们都不理我,为什么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这是江轻言第一次见到白书墨如此狼狈,他的衬衫看起来皱巴巴的,袖子挽到了臂弯处,领口甚至还不小心泼上了些红酒。

    洒出的红酒在他的领口晕开,似是开了一朵花,可这花朵断然不是灿烂的,反而是有些衰败之前的痕迹。

    江轻言终究还是有些不忍。毕竟白书墨前前后后帮了她那么多次,无数次都是他将江轻言救出危险,她哪能如此绝情,直接丢下这么一个可怜巴巴的人呢。

    她叹了一口气,又回到原位,坐在了白书墨的面前。

    “你少喝点吧。时候不早了,我陪你醒醒酒再回去。”江轻言的语气慢悠悠的,有些许无奈。

    江轻言叫服务员送了一杯热茶过来,而后便坐在沙发上玩玩手机,时不时又翻着包厢报纸架上的杂志,只为了打发时间。

    她对白书墨为什么像现在这般毫无兴趣,只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她自己都已经被烦扰搅得心如乱麻,就不去管别人的闲事了。

    白书墨的确是喝多了,轻轻一开口,便有浓浓的酒气呛得他头疼。他微微闭上眼,靠在沙发背上,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酒后的不适。

    “借酒消愁愁更愁,还真是这样啊。”白书墨自嘲一笑,眼睛却没有睁开。

    江轻言抬起眼皮晲了他一眼,淡淡道,“开心的时候喝酒,那是享受生活,难过的时候喝酒,就伤身了。”她顿了顿,又轻笑着补充了一句,“也伤心。”

    她可忘不了那最难以度过的一段岁月,她是怎样以喝酒来度过漫漫长夜,那些个夜晚,她几乎是无法入睡,只想着若是有酒精来麻痹自己就好了。可真的喝醉了,又如何?即便晚上睡了个安生觉,可第二天早上,仍是有那些未解决的问题在她面前飞舞,逃避是没有用的。

    想起那些无奈而又痛苦的时候,江轻言的神情有些黯然,她喝了一口面前的温水。

    白书墨看了她一眼,问道,“就喝水?”

    江轻言大大方方承认道,“是啊,我怀孕了。不能沾酒和茶。”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对白书墨说这个,只是鬼使神差一般,她想要跟他说清楚。又不是十八岁的少女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男人若是对自己好,必定是别有所图。白书墨不图钱,那么就是图她这个人了。

    白书墨看着江轻言这幅坦然的模样,心中不觉一震,看来这回,他是真的没机会了。

    他叹了一口气,笑了笑,“你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也罢,跟你这样的女人做朋友,也挺好的。”

    有时候,朋友感情甚至能比爱情更为长久。白书墨说道,“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喝成这样吗?”

    江轻言耸耸肩,她不知道,也并不十分八卦,但若是他愿意说,她可以做一个最好的听众。保证耐心,也保证会守口如瓶。

    白书墨说了一段有关于自己的往事。他说,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女孩默默地喜欢着他,几乎是用自己的全部真心对他好,他却总是清高,从来不懂得珍惜。后来,那女孩狠狠地被他伤了心,终于是不再执着,他却幡然领会,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然失去了最后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人。

    这故事十分老套,一点都不缠绵悱恻或是引人深思,可或许是因为白书墨说这番话时的语气太过于悲怆,江轻言也有些感慨了起来。

    “既然你已经觉悟了,那就可以回头,她对你这么好,或许愿意重新接纳你。”江轻言缓缓道。

    白书墨笑了笑,摇摇头,“后来,她转投别人的怀抱。我以为她一定可以过得很好,也就只好在心底默默祝福她了。”

    江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如此,那也只能说是有缘无分了。”她安慰白书墨道,“只要她过得好就好了,不是吗?”

    她的话音未落,白书墨的脸色却变得不太好看了,他垂下眼帘,江轻言看不出他的表情,只觉得他似乎是难过的。

    “她过得不幸福,今天,她出殡。她的家人甚至不让我们再看一眼她的遗容,那个男人狠狠地打了她,她一时冲动,冲出马路,结果被车给撞死了。”

    白书墨低着头,他的身子似乎是在颤抖,江轻言完全没有想到这故事的结局竟还是如此悲伤。她腾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而后又坐下了。

    白书墨是懊悔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善良的女孩居然遇到了一个如恶魔一般的男人,最终,走向了如此命运。

    江轻言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说,她不知道说什么。一切言语在此时此刻都是苍白无力的,她知道这个时候,白书墨需要的并不是安慰的话语。

    “如果你真的难过,再喝点酒吧。喝多了,可能会舒服一点。”即便身体会因为酒精而变得不适,可是至少他的脑袋中不会再充斥着那些悲伤。

    白书墨苦笑了一声。

    这么多年以来,这似乎是他最难过的时候。他的父母早早离世,他早就已经不觉得痛了,他一个人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什么都靠自己,本以为人生可以这样过下去,却没想到——

    “其实,我并不喜欢她,只是心疼她罢了。”白书墨沉声道。

    他喝了一大杯浓茶,此时早已清醒,除了翻腾的胃此时此刻在排山倒海,他已与平日里那个冷静到极致的自己无异。

    江轻言果然是如她而言,做了一个最忠实的听众。她沉默着听白书墨诉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眼手机,顾如风没有联系她,根本没有。

    江轻言的心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我用江旭这两个字让你过来,其实不完全是骗你。”白书墨沉静下来,缓缓道,“我的确有他洗钱的证据,那是木语给我的。”

    白木语曾在江旭洗澡的时候偷看过他的手机,无意中发现他还有另一个记录了许多暗地交易的号码,那些证据被她保留了下来。直到这一次,她被江旭一把推下楼梯,她才醒悟,像这样的男人,并不是宽容就能让他回头的。

    一晚上接收了那么多的重磅炸弹,江轻言一时怔愣,她不是不知道白木语流产,只是没想到,江旭居然会这么狠。

    白书墨点点头,他本与这个妹妹完全不投契,可是没想到,经过这一次,两个人倒算是稍稍熟悉了一些。白木语虽然愚蠢,但到底也不是真的存着多少坏心肠,落得如此下场,也只不过是怪她爱错了人,嫁错了人罢了。

    “医生说,她以后大概是很难怀孕了。”白书墨淡淡道。

    人们说嫁人就像是第二次生命,白木语的第一次生命是幸运多姿的,她是一个小公主,有无数人宠爱着,可没想到第二次生命,却是她不幸的开始。

    好在她没有在这样的男人身上耗一辈子,好在即便是伤痕累累,她仍旧是可以重新站起来的。

    江轻言打心眼里祝福白木语。

    白书墨问道,“轻言,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江旭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恩怨?”

    江轻言本来是并不打算将这一切告诉任何人的,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忍了。她犹豫了一阵,刚想摇头,便见白书墨又开了口。

    “我说过,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应该姑息。现在,我是跟江旭杠上了,我一定要整垮他。轻言,你大可以信任我,现在,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江轻言沉默了一阵。或许,有人可以与她联手对付江旭,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江旭是害死我父母的凶手。”终于,江轻言将这个秘密缓缓道出。

    白书墨从未想到,江轻言与江旭之间的恩怨居然如此深。他震惊了,但与此同时,他心中燃起了更深的愤怒。

    一直以来,白书墨从未像现在这样在意过一个人的感受,他总觉得自己是冷漠的,可没想到,现在的他,居然变得有血有肉了起来。

    “你放心,你的仇,和我妹妹的仇,我一起帮你们报了。”白书墨冷声道。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