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萌妻快递:误拐总裁心_ 第六十二章不憋屈了吧-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4: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么么抹茶小说萌妻快递:误拐总裁心 第六十二章不憋屈了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言渊的大手贴紧她的柔软纤细的腰身,用力朝怀里一收。两个人顿时亲密无间,紧贴在一起。



    



    暮轻歌仰视,对上男人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跳动着火,灼灼的目光像是要吞噬掉暮轻歌的一切。邪魅的脸上挂着让人沉醉其中的宠溺。



    



    



    “不用过去了,文清姨给你穿你就穿,她是觉得你穿的合适。”言渊贴着暮轻歌的耳朵,声音有些嘶哑的低语。



    



    



    “言少,请自重!”暮轻歌吼了一句,用力推开了男人紧贴的身体。



    



    言渊身体轻微晃动,看着暮轻歌眼底的警惕,有些头疼的拧了拧眉心。



    



    “走吧,时间快差不多了。”言渊恢复一副面无表情的表情说道。



    



    暮轻歌看着言渊收放自如的表情。心里不禁嘲讽道,装的真像。



    



    文清从化妆室走了出来,言渊看了过去问道,“文清姨,今天的宴会,您真的不去了吗?”



    



    “我不去了,小渊,生日快乐!以后一切都要小心。”文清眼中含泪,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上前抱了抱言渊,拍了拍他的后背,像一个母亲送别即将别离的孩子。



    



    暮轻歌仿佛在文清的身上感受到她对言渊的母爱,应该是代替言渊母亲给的吧?



    



    “谢谢文清姨,不要为我担忧,有空我还会回来看你的。”言渊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出声安慰道。



    



    “小渊感情的事情不要脱离带水,也不要以小失大,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珍惜眼前人。”文清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暮轻歌有些不理解,文清也是看不下去了,帮自己劝言渊不要纠缠她吧?



    



    暮轻歌感激的看了一眼文清。眼睛闪着亮光。



    



    “快点去吧。”文清说着把手里的一件火红的披肩搭在暮轻歌的肩上,“天有点冷。”



    



    “谢谢文姨。”暮轻歌点头道谢。



    



    暮轻歌跟着言渊出现在在新海酒店第五层时,全厅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他们的身上。



    



    楚云蔓的脸上的笑容,在看到暮轻歌和言渊同时出现的一瞬间,僵硬在脸上。



    



    暮轻歌没有理会周围的目光和突然响起的议论声。她没去听他们说什么,可是一些话还是在不经意间溜进她的耳朵,扰乱了她的思绪。



    



    “这个女人是谁?言少怎么和她一起出现的?”



    



    “对呀。楚云蔓刚才脸都扭曲了,啧啧啧,前两天刚爆出楚云蔓外面有人,这两天言少就带新人出来了?”



    



    “真是打脸,不过这女人是谁,没见过啊?新出来名媛吗?以前怎么没发现,还真漂亮。”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双眼自暮轻歌进来的那一瞬间,就一脸贪婪的盯着暮轻歌不放。



    



    “长得漂亮就是好,攀上言家这个大树,还需要做什么名媛,直接做阔太太。”



    



    议论声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渐渐暮轻歌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楚云蔓捏着酒杯,朝着暮轻歌的方向走来。身材袅袅,曼妙绰约。一段三米远的距离活活让她走出五米的效果。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步步生莲,就连看向暮轻歌的那一眼轻蔑和嘲讽都带着风情。



    



    楚云蔓一身红色高领修身拖地长裙,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流苏毛呢披肩,一头亚麻色的卷发,半遮半露的挡住后背的雪白风光。



    



    低眸抬眼之间又是另一种眼神,她半跪在言渊身侧,脸上带着一片幸福的笑容。看向言渊,朱唇微启,声音悠扬道,“亲爱的,生日快乐!”



    



    像是一个女神飞一脸幸福的投向自己爱情的怀抱,美丽漂亮甚至有些励志。



    



    楚云蔓纤细白嫩的手指捏着高脚杯,里面浓郁的红酒还散发着酒香,楚云蔓仿佛像是捏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火玫瑰,献给她最爱的男人,她递给了言渊,杯口处还有她香艳的邀请,完整醒目的口红印。



    



    大厅里的客人停下了讨论的声音,努力想要听清楚云蔓的声音。看着她神情的祝福。期待着言渊对着口红印来个变相接吻。



    



    言渊的脸沉了几分,楚云蔓明显看到了男人眼底的不耐烦和厌恶。



    



    她浑身一僵。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她很怕他会直接给她难堪。



    她努力的笑着,绷直了上身,挡住了言渊的视线,她不想有任何人看到他眼中的厌恶。



    



    暮轻歌心里一阵恶寒,看着周围的人期盼的眼神,憋着笑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心里也是一阵感慨,演员就是不一样,看到你要说话,立刻清出一个空间,围拢着你,注视着你,让你成为舞台的中心。甚至还投入了感情。



    



    真是可笑至极。



    



    她倒不是恶意攻击,只是楚云蔓在她心底的人设已经崩塌。



    



    她对自己从第一眼见面的冷笑和嫌弃,到上次在商场的冷嘲热讽,到这次眼底的轻蔑。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每次见面她对自己像是对待仇人一样,暮轻歌没办法对这个红极一时的女星有任何好感。



    



    言渊压根没理楚云蔓,自己动手挪了一下轮椅,朝后退了一圈,侧身从半跪着的楚云蔓身边移了过去。



    



    楚云蔓的心吐了一口气,她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扫了一眼周围人的关注,她露出一个训练千百次的标准微笑,快速的站了起来,因为蹲的时间有些久,差点一个趔趄又跪倒在地。



    



    暮轻歌看着言渊朝着主桌移动,也跟了过去。刚经过楚云蔓的身边,就听见楚云蔓嘲讽道,



    



    “我以为暮大夫今晚不会过来,或者灰溜溜地偷着参加,没想到最后还是你跟着言少一起过来了。”



    



    暮轻歌嘴角微扬,给了楚云蔓一个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的疑惑表情。



    



    楚云蔓深吸了一口气,暮轻歌见状,洗耳恭听的靠近了几分,楚云蔓提高了声音,



    



    “我说,暮大夫真是可笑,不是打赌说言少不会举办生日宴会吗?”



    



    楚云蔓的声音震了一下暮轻歌的耳膜,围在前排的人已经听见了。言渊轮椅也跟着停了下来。



    



    



    暮轻歌莞尔一笑,眼底一片冷笑,低声用着两个人的声音说,



    



    “楚小姐难道不知道,言少有洁癖吗?从来不和一个人用同一个杯子。更何况是上面还沾着恶心的口红印的杯子。”



    



    暮轻歌说完整个人都畅快了,她刚才就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



    



    她并不知道言渊,是不是真的,不会和同一个人用同一个杯子。但是他知道他有洁癖,而她自己是很恶心那个杯口的印记。



    



    暮轻歌看着楚云蔓的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因为她看着她手里杯子里液体在小幅度的晃动。披肩的流苏随着身体轻轻摇摆。



    



    暮轻歌加快了步子,跟上言渊。言渊的轮椅慢了下来,不着痕迹的与暮轻歌的速度保持一致。



    



    “心里舒服了?不憋屈了?”言渊出声问道。



    



    暮轻歌嘿笑一声,有些不想承认的转了转眼睛,“还算满意,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你怎么想象的?”



    



    “我以为楚云蔓会推着你,我贸然被推进来,然后楚云蔓恶人先告状,指着我的鼻子告诉你,我诅咒你办不了生日宴会。最后你怒发冲冠为红颜,我和你怒目而视,彻底惹怒了你,你让人直接把我赶出了大厅,或者是让老七把我扛出大厅。”



    



    暮轻歌描述了一下自己这两天想象的画面。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幼稚和狗血。“噗”的一声轻笑出来。



    



    “想象力很丰富,下次想象成我直接把你扛出大厅。”



    



    暮轻歌听着言渊直言不讳调戏她的话,心跳突然有些加快,脸颊有些发热。



    



    



    “小渊你来了?生日快乐!”言武城看着言渊朝着主位移动,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朝着言渊身后走去,伸手接过言渊的轮椅,推向言老爷子的座位旁。



    



    “老爷子,你刚才还念叨小渊怎么还不过来,这不小渊不过来了吗?”言武城笑着说道,完全无视一旁的暮轻歌,把她挡在了身后。



    



    “小渊你没什么事情吧?怎么耽误了这么久?”言老爷子关心的问道。



    



    “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就让暮大夫帮忙检查了一下,现在好了,我就立刻过来了。”言渊脸色柔和,解释了一下。



    



    言渊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暮轻歌,暮轻歌绕过言武城。连忙走上前,朝着言老爷子莞尔一笑,



    



    “有劳暮大夫了,小暮身体没什么问题吧?”言老爷子有些担心求证的问了一句。



    



    “”没事,言少最近身体在恢复期,有点不一样的异常是正常的,加上他腿部神经的自我修复,下半身有了感知,是好情况的征兆。”暮轻歌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在主桌引起一片哗然。



    



    “好好好,暮大夫不亏是国内一流的泌尿科医生,小渊交给你,我就知道没看错人。”言老爷子一拍桌子,连着叫了三个好。脸上红光满面,眼底都泛着激动的泪光,好像这场生日宴会是来祝贺他的。



    



    暮轻歌配合的露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医生职责理所应当,即使是起死回生或者病人抢救无效,也都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临危不乱的淡定和从容应对。



    



    主桌的人本有些不相信,看着言老爷子的喜极而泣,看着暮轻歌的医者仁心,言渊淡然的默认。



    



    整个大厅再次传来,引起轩然一片。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