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大叔,轻点撩_ 第43章 从未远离过-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1:3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月夜潇湘小说大叔,轻点撩 第43章 从未远离过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孙一柔迷茫,困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姜艳淡笑的朝门口走来,回眸朝厉伟打个眼色,拉着孙一柔出去。

    她知道厉伟有话要问郑佩儿,也知道那些事他并不想让孙一柔知道,他一向这样,喜欢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保护在掌心里,大男子主义。

    曾经,她那么痴迷的爱着他的霸道与大男子主义,后来,她才渐渐知道,厉伟对她的不只是单纯的男女之间的喜欢,更多的,是一种对成熟女人的迷恋,或者说,是对亲人的一种保护心理。

    姜艳带着孙一柔来到大厅,走进吧台:“想喝什么,我请客。”

    孙一柔略显尴尬,手指戳在吧台上,小小的手背像婴儿的皮肤般白皙滑*嫩,青色血脉非常明显,一鼓一鼓的,回应着她心脏跳动的频率,她在紧张。

    低头小声道:“都行,谢谢。”

    姜艳笑笑,没有拆穿她的忐忑与不安,回身在柜子里拿了瓶不算浓烈的酒,倒进调酒器里,又加了些孙一柔不认识的东西,动作熟练的摇晃。

    孙一柔跟她过来,本打算问她一些问题的,可又有些犹豫,这样问是不是唐突了些,正纠结时,姜艳先开口。

    “是不是有话想问我?”

    孙一柔被猜中心思,脸有些红,咬着下唇,轻轻点了点。

    “你是想问我,厉伟曾经经历了什么,是吗?”

    她的手指抠在吧台边缘,又有些犹豫了。

    有些事,厉伟是不是不想让她知道,才没有告诉她,可姜艳却知道,这就是她与她的区别。

    也许,男人能睡的女人是一个,而能让他百分百信任的女人,却是另一个。

    她不是那个百分百能让他信任的人。

    孙一柔的脸色千变万化,姜艳却洞察般的笑了。

    “这些事,还是让厉伟亲自告诉你吧,毕竟这是他的隐私,刚刚我也是被那丫头气糊涂了才会口不择言,如果是厉伟以前的脾气,早就把我……”

    想起往事,姜艳干练的脸上挂起一抹红晕,将调好的酒倒进酒杯里,推向她。

    见孙一柔在看她,不自然的拢了拢额前碎发,错开视线。

    寂静的酒吧里,忽高忽低的传来争吵,女孩的声音激烈尖锐。

    不一会,郑佩儿甩上房门,面色青紫的从包房里跑出来。

    酒保递上外衣,她随手扯过,狠瞪了孙一柔与姜艳两眼,跑出酒吧,头也不回。

    厉伟随后出来,姜艳绕过吧台,手指担忧的抚上他被郑佩儿挠出几道红痕的下颚:“等我一下,我去拿医药箱。”

    厉伟攥住她的手,缓缓按下:“不用。”他的声音有些冷,似乎还带着一股极力掩饰的怒。

    走到孙一柔面前,目光沉沉的看她:“走不走?”

    心跳微微加速,女孩的头越垂越低,偷听被抓包的难堪以及他的冷脸让她害怕。

    小声回了句:“走。”

    滑下吧椅,身体瑟缩成虚软的一团,默默跟在他身后朝外走去。

    “谢谢你的巧克力。”

    姜艳扬了扬酒保刚刚递给她的东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张扬的叫了句。

    厉伟没有回头,倒是孙一柔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一眼,咬了咬唇,快速追上男人的步伐,双双消失在酒吧里。

    待两人离去,姜艳像是陡然间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又觉得自己的做法很可笑,幼稚的就像刚刚的郑佩儿。

    将巧克力盒扔在吧台上,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敛去。

    擦地的酒保偷偷观察她的表情,小声嘟囔句:“他不适合你。”

    姜艳扬眉,笑道:“小屁孩,你懂什么,你谈过恋爱吗?”

    她胡乱的揉乱他的发,男孩不高兴的撇开脸,躲开她的手。

    他懂,他什么都懂,不懂的人是她而已。

    男孩拿起拖布离去,扔下怔愣的女人僵硬的举着手,半响后,自嘲般的笑了下。

    孙一柔回到家,立刻去抽屉里翻出一管药膏。

    这是之前,她涂抹“那个”地方的,反正都是消炎,应该没什么事吧?

    拿着药膏迟疑的回到客厅。

    厉伟正一手扬起搭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身体半侧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在生气,她知道。

    可是他气的是什么?气她私自跟着他跑出去,还是气她听到了不该听的,还是气她不该去姜艳那里?不该走进他与她的世界?

    孙一柔低头不安,站在他和电视机间一动不动。

    厉伟的视线被挡住,冷冽的眉峰扫视过来:“有话就说!”

    “药……药。”

    男人的目光落在那小小的一管药上,这点小伤,他根本不屑一顾,哪用上药?之前被老郑打的胸前肋骨断了几根他都能忍,更何况这些?

    目光从药膏转向她的脸,低着头,双手微微颤抖,嘴唇都要咬破了还在咬。

    厉伟确实很生气,但又很心疼,不想她真的把嘴唇咬的烂兮兮的。

    “过来!”

    女孩垂眸走近,刚靠近些就被他拉进怀里。

    肩膀上的衣物被扯开,男人惩治般的咬在她肩头,力道很重,孙一柔痛的啊的一叫,都要哭了。

    他退开时,肩膀上留下一排整齐的齿痕。

    孙一柔挣扎着要起来,他却紧紧的抱着她。

    眼神凌厉,语带警告道:“以后再敢自作主张的跟着我,我就把你腿打折,听到没有?”

    他的口气好凶?

    孙一柔委屈的红了眼眶,直觉的认为他是不想让她知道他与姜艳的事,不想让她插在他和姜艳之间,她,孙一柔,只要在这个房子里扮演好她的角色就可以了,出了这个门,他是他,而她是她。

    她只是他唯一可以睡觉的人,仅此而已。

    厉伟手机响起,是承子打来的电话。

    “吃饭了吗?”放下手机,他突然转过头,软下语气的捏捏她的小脸。

    ……

    小区东门,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去。

    几个中年妇女拎着超市的购物袋从小门走进,其中一个女人朝他们离去的方向一指,鄙夷道:“你们看你们看,这两个人又正大光明的住到一起去了,哎哟,你是不知道啊,晚上那叫一个闹,叫的整栋楼都能听到,简直不要脸,也不怕丢人。”

    旁边的女人笑着拍了她一下:“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你是住他们楼下,又不是住隔壁,这小区虽说隔音不好,但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夸张?我夸张?就昨天晚上,两人在楼上折腾了一宿,弄的我一宿都没睡,要不是看那男的坐过牢长的凶神恶煞的,我早就打上门了。”

    几个女人边说边走远。

    花圃前的男人摘下眼镜,转头看向303的窗户,若有似无的擦拭着镜片上的雾气。

    咔嚓一声,他捏碎眼镜片,镜片扎进手指,几滴血掉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像是干净的白雪上突然绽放出一朵诡异的红梅。

    而男人对疼痛像是没有感觉似的,转头看向孙一柔和厉伟消失的方向,勾唇冷笑。

    孙一柔没想到他会带她来这里,离小区不远的一家汽车修配店。

    她更没想到的是厉伟竟是这里的老板,而承子,贾越,还有他媳妇王慧都在这里干活。

    午饭时间,一个微胖的妇人端着几道眼熟的菜摆上桌。

    厉伟让她尝了口,那熟悉的味道立刻勾起回忆,她终于知道姚迪曾说的那一句“不替他拿饭盒”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他一直在她身边,从未远离过。

    心底说不清的一种感觉。

    孙一柔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嘴里,品味着那股甜滋滋又稍带一丝苦涩的味道。

    这顿饭吃的太安静了,贾越的老婆王慧耐不住寂寞,看向孙一柔笑问:“你和厉伟处多久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啊!”

    贾越突然在桌下踢了她一脚,眼含警告。

    厉伟,林雪以及孙一柔的关系她还不知道,现在问,不是让厉哥尴尬吗?

    贾越突然踢她,承子也皱着眉,王慧倒是个灵的,立刻就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尴尬的笑笑:“我……”

    “过了这个年,她满20就结婚。”

    厉伟夹起一口青菜放进孙一柔碗里,好像只是说了句菜色好不好吃般不疾不徐。

    然而他这句话,却像颗原*子*弹似的在所有人心里炸开了锅。

    特别是孙一柔,睁着一双茫然不解的杏眼看他。

    和他结婚?

    她好像从未想过。

    但不可否认的是,有什么东西又在她心里滋长了。

    王慧很高兴,提议下班后一起去唱歌,为他们庆祝。

    唱歌孙一柔倒不排斥,只是没想到,她会带他们来这里。

    梦工厂酒吧。

    “我弟弟王涛在这里打工当酒保,他们老板娘人不错,人漂亮又潇洒,关键是慷慨大方,每次我带朋友来都给很多折扣。

    孙一柔更没想到是,早上见过一面的那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就是王慧的弟弟王涛,而此时,他正被几个嚣张的纨绔子弟按在地上,打的鼻青脸肿,唇角流血,狼狈不堪的看向门口的他们。

    “王涛?”眼前的一幕将王慧的魂魄都吓没了,想也不想的冲过去,却被牵制着王涛的男子一脚踢开,向后摔倒在地,头磕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伤的一口气差点没提起来。

    孙一柔记得她好像怀孕了,心急着要去扶她,却被另一个男人扯住手臂:“美女……啊!”

    他的手指刚碰到孙一柔的袖口,就被厉伟掐住虎口疼的跪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求饶:“放……放……放手!”

    其它男人见状,目露凶光:“艹!哪来的找死的?”

    扑来的身影被厉伟两脚踢开,原本分散在酒吧里的20多个男人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跑来。

    贾越承子见状,也不要命的扑了上去,一时间,打成一团,桌椅杯子碎裂的声音此起彼伏,各种声响混在一起,

    孙一柔被厉伟护在身后,警觉的察觉身后有个小人正在逼近,回头的瞬间……

    “厉哥,快……快去救姜艳,她被拉进包房了,快!”被王慧拖拽到角落受伤严重的王涛心急不已的喊道。

    目光一厉,男人踢开缠绕在身前的几名男子,连孙一柔揪着他衣角都没有感觉到,一阵风似的阔步朝右侧回廊的包房跑去。

    孙一柔伸出的手指抓了空,背后的男人趁机砸下瓶子。

    “啊……”孙一柔痛叫着摔倒在地。

    然而那个男人却越跑越快,消失在霓虹闪烁的回廊里。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