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幺女有毒_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拭目以待-笔趣阁

时间:2021-02-26 13: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百里姬小说幺女有毒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拭目以待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娘娘,药凉了,奴婢去热一热吧。”叶青见我面色不善,看了一眼痕儿,端过我放在桌面上面的药,说完这话就要往外面走。

    我咬了咬牙,再一次喝过她温过的药,苦的我微微的拧了拧眉,我心里做了许久的挣扎,还是抑不住自己想要知道他的行踪,缓缓的吩咐道:“去打听打听,皇帝去哪儿用膳了。”

    叶青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会有如此的吩咐,却还是听了吩咐的去了。

    已经黄昏,春熙殿因为皇帝的到来而热闹了许多,沈千凝几乎都要认为是不是今日在长春宫门外的偶遇就叫皇上记住了自己。

    她叫小素打听来的消息是那废后娘娘受了重伤,具体为何受了重伤,似乎与兵部尚书有关,再详细的任凭小素如何问都问不出来了,废后受了伤,这皇帝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自然需要好好的泄一泄心中的邪火。

    一想到这儿她还特意的穿的少了些,此时夏天,天已经渐渐的热了起来,本来就穿的少,这下又去了一件衣衫,几乎都要看得透里面的春光了。

    她的肌肤细腻光洁,泛着少女的青春光芒,墨发直长而飘逸,柔弱无骨的搭在自己的酥肩上面,还有意无意的往龙玉灵的身上靠去,她笑的完美,眼眸里面闪着对皇上的崇拜,给皇上亲自斟了一杯香醇的酒水。

    但是龙玉灵却依旧目不斜视,对她的殷勤当做没有看见,这沈千凝见皇上不为所动,心中想着肯定这皇上是见这儿奴仆太多,不好意思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立时咬了咬牙,看了看皇上的面色,大胆的立时将所有的人都打发了出去。

    龙玉灵终于看向她了,她却呼吸一滞,如此的一个近距离,他俊美妖冶到了极点,简直就直直的撞入了自己的心间,要不是那一双淡蓝色的眸子里面过于冰冷,她几乎就要投怀送抱了、

    “皇上~”这一声喊得人骨头都酥到了极致,嗓音里面的感情婉转情长,饶是龙玉灵都有些微微动,面色微转,比之刚才要缓和很多,浑身的气势也不似刚才一般冷硬,只见他滚了滚喉咙,暗哑的说到:“爱妃有事?”

    “皇上,您尝尝这道赤炎全鱼,是臣妾亲手做的。”

    他看着已经贴上了自己身子的女人,不漏声色的起了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袍,浑不在意的说到:“朕吃饱了,爱妃自己慢用。”

    说完这话也没有看向面色有些受伤的敬妃,自己一个抬脚便走了。

    皇上走的利落,如同来时一般,叫敬妃摸不到头脑,她也不是一心只知道求取荣华的女人,不会叫那些虚无的东西冲昏了自己的头脑,她眯了眯眼,自顾的穿了外套,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被皇上扔下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然后便自己一个人在那儿喝酒,一杯接着一杯,脑中也不闲着,她盯着那醇香的酒水发呆,叫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娘娘,皇上去春熙殿用晚膳了。”

    叶青回来回话的时候,我正在喝药,这药似乎是苦到了极点,叫我倒胃的想吐。

    我不晓得自己听到这句话是什么感受,拢了拢自己的发,笑的苦涩而难堪,然后将药碗拿给了叶青,淡漠的说了句知道了便又开始了自己浑浑噩噩的沉睡。

    这一睡似乎没了日夜,又似乎做了许久的梦,我梦见我们回到了还是在王府他从来没有娶侧妃的时候,后来他的怀抱里面出现了旁人,他给自己休书,给自己废后的圣旨,将自己锁在这穷极颓废的长春宫里面,他也从来不信自己,从来不与自己说他心里的想法...

    龙玉灵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睡着的女人,眼角却挂着泪水,眉头紧皱,似乎是痛苦到了极点。

    阡陌,让你在宫里陪着我,就这么痛苦么?

    他自嘲的笑了笑,在心里默问了自己,又似乎是有人拿着刀子在他的心上狠狠的剜了一刀,一刀一刀,凌迟而来,猝不及防,疼得他连呼吸都慢了几分。

    他终究一言不发,看着那已经醒了之后不吵不闹的孩儿,平淡的叫人将孩子抱了出去,尔后自己便上了床,将人抱在怀里,却听见女人喃呢着玉灵两个字,这一声喊得痛苦而绵长,叫他身子一震...

    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气阴霾到了极点,似乎是要下大雨了,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叶青。”

    我喊了一声,有人推门而入,连带着进来了一丝强劲的狂风,搅动了屋子里面暗沉沉的闷热。

    我微微的抬了头,见到龙玉灵手中端着药进了来。

    “阡陌,来。”

    我并没有什么呆愣,将他手里面苦涩的药喝了个干净,旋即剥开了自己肩头的衣衫,瞧见了自己恐怖到了极点的伤口,不仅有剑伤,他咬的那个地方也还没有复原,苦涩的笑着说到:“我这儿怕是要留疤痕了。”

    他似乎是整个人都卸去了凌厉与威严,将药碗放下之后大掌便附上了我的面庞,极其深情的看着我,他的眼神过于认真,叫我有些不习惯,也不好意思瞧他,躲闪着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我觉得今天的他好像有点不一样,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胆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阡陌。”

    “阿?”

    回应我的,是他温热的唇,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带着虔诚与温柔,我捏紧了薄毯,掌心沁出一丝热汗,让我本就受伤的掌心传来一丝瘙痒,也因着我的大力而传来疼痛。

    我在他的温柔里面沉沦,彼此呼吸有些不稳,他弄乱了我的发,手腕渐渐用力,想要将我揉进他的身体里面才罢休,却扯痛了我的伤口,我捏紧了手心,贪恋他的温柔而忍着肩头的疼痛。

    良久他才放开我,缓缓的问到:“阡陌,伤口还疼么?”

    我一时弄不清他的意图,也深怕惹了他不高兴,毕竟现在我的身体已经禁不起他的折腾了,低眉顺眼甚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说了句疼。

    “等你伤好了,我安排了你父亲入宫来看你了。”他见我不说话,彼此的气氛有些尴尬,又接着说到。

    “多谢皇上。”

    我瞧见他不悦的抿紧了薄唇,心里闪过尖锐的难受,立马改口的说到:“多谢玉灵,我,能见到父亲,我很高兴。”

    龙玉灵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胸口似乎跟被堵了一团棉花一样,叫他窒息,他浑身的气质更加的阴鸷了,整个人如同外面的天气一样,阴云密布,他心里难过,却不知道该将自己心中的火气朝着谁发,坐在那儿不做声。

    我不安的咬了咬唇,他实在是叫人瞧不懂,想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便微微的扯了一下他的衣袖,缓缓的说到:“我这儿痒。”

    说话的同时我摊开了我的掌心,那儿因为我的大力而又沁出了许多的鲜血,已经浸湿了包裹着我手心的白布条,红的显眼刺目。

    他的眼里载满了不舍与心疼,自己亲手去端了水,拿了药瓶过来,放在一旁,然后就缓缓的给我拆手上染了血的布条,他的动作再轻柔都免不了要扯痛我的伤口,见我皱紧了眉头,轻柔的说到:“别怕,很快就好了。”

    他说话的同时扯下了最贴着肉的那一点布料,叫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阿?疼,你轻点啊倒是。”

    他拿掉布料之后,便拿起湿毛巾轻轻的擦掉我手上的残药...

    我微微的将手往回缩了缩,却叫他拿捏在手心不得动弹,这钻心的疼叫我疼得直打哆嗦,责备的瞅了他一眼。

    他瞥了瞥嘴的同时摊开了他的掌心,他的掌心同样有两条一模一样的伤痕,甚至划的比我的还要深,却只是简单的裹着药,我瞧见这个就冷哼的说到:“咋的?这东西还要比一比?”

    他薄唇微微上扬,似乎心情好了不少,连带着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起来,语气比之之前欢快了不少,缓缓的说到:“你早就赢了。”

    这话叫我摸不到头脑,他却又如同往常一般不再说话了,我也住了口。

    却发现他又折了回来,语气轻佻的问道:“晚膳时候听说你派人去打听我的行踪了?”

    我面色一囧,有种被看穿了的尴尬,面色火辣辣的彤红,头皮发麻,连带着我觉得手上的伤和肩膀的伤都不疼了,只在脑中思索着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我,只,我只是...”

    我支吾着说了半天,脸色彤红,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是叫他知道我不过想知道他在哪儿用膳,那么他肯定就知道自己心里一直都是挂念着他的,一直都是爱着他的。

    这样的自己,在他的面前,就永远都没有了主动地权利。

    虽然现在我已经被废除,没了名分;叫他被御林军看守在这华丽的长春宫,没了自由。

    但是爱情这件事情,我不希望自己也输的那么惨,那么的没有尊严。

    这已经是我最后的执着了。

    他将药放回了那边的阁台上面,见女人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心情颇好,解释性的说到:“我不过是去瞧瞧你当时给我选的妃子罢了,这可是你选的,我去看一眼也不行呀?”

    我几乎就要下意识喊出不行两个字了,但是我还是眯了眯眼,笑着说到:“你只管多看几眼,等我伤好了,你就没机会看了。”

    他挑着眉头,兴致颇高,缓缓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我就着他扶过来的双手,缓缓的从床上起了来,靠着他的身子走了几步,出神的看了眼窗外下的欢快的雨,小声的说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似乎有些高兴,从后面将我环抱住,脑袋耷拉在我的颈窝里面,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边,听见他轻声的喃呢道:“那我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