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望族权后_ 第395章 再见谢莹-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刹时红瘦小说望族权后 第395章 再见谢莹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十一娘一行与两个小九分道而行,才进乐游苑,便见一个豆蔻少女迎面而来,她猜到这人便是阮小娘子,见礼之后,果然便闻少女自报家门,几个女孩还未寒喧几句,忽听门外一阵喧哗,碧奴问知是谢莹不请自来,方才好言好语交待阍侍放行,陪笑引领了谢莹进门,听她莞尔解释:“远远瞧见是十一表姐,便相随了来,却未想到十一表姐竟然进了赏苑,多时未见,今日巧遇,正好玩乐,又不想此处门禁甚严,也是我家仆役心急,方才争执两句,多得姑娘及时解围。”

    碧奴虽然讷罕一贯沉默寡语的谢莹忽然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当然不会冒昧疑问,只不仅十一娘这时已经看清了不速之客的眉眼,阮小娘子也认出了来客,忍不住小声嘀咕:“她怎么来了?”有些惺惺然的模样。

    十一娘想起李九娘曾道故事,谢莹当面相称阮家女儿“小姐”之事,只怕其中便有这位,于是浅笑致歉:“我这表妹大病初愈,听姨祖母说,许多旧事都浑沌不记,若有冲撞之处,阿阮可得宽谅着些,表妹并非故意,而是无心之失。”

    阮小娘子其实也并不详知“小姐”之称有多鄙恶,不过听母亲怒称是谢莹恶意轻鄙,她虽与谢莹谈不上交好,但从来也没有交恶,所以才觉愤愤,这时却听十一娘解释对方并非故意,又因一贯修养使然,纵然对谢莹依旧喜欢不起来,倒也没有怒形于面斤斤计较,作为主人以礼相迎,于是又是一番寒喧。

    然而十一娘与谢莹四目相交,登即看出果然传言不虚,这丫头的确“脱胎换骨”——若是换作从前,谢莹不可能主动搭理“闲杂”,就算不得已礼见,顶多就是招呼一声“表姐”,何曾连眼睛里都满含笑意,更何况热情洋溢地与众人谈笑风生,仿佛大家从前便是知交好友一般。

    十一娘自己就是“借尸还魂”者,对于大病一场性情大变的奇事当然更加敏感,却仍旧声色不改只与谢莹谈笑,只暗暗试探:“表妹可还记得当年曾经邀我一同赏春,只不想接二连三变故,转眼你我竟然已有年余未见,今日可真是碰巧。”

    谢莹想也不想便接口:“正是记得当年约定,今日途中巧遇表姐,方才不告相随。”

    十一娘笑而不语,所谓赏春之约本是无中生有,但显然面前的谢莹并不知情,可若说是大病一场不记前事,却偏偏还能把自己一眼认出,这情形,岂不是像极了自己才刚舒醒时,对于“本身”经历只记得些微片段,绝大多数往事都不甚了了的情形?

    一行说着话,缓缓行至高处的小院,坐不多久,跟着萧小九去请贺、薛二人的柳小九也来了乐游苑,非但未见客人,反而连萧小九也不见了踪影,未待十一娘询问,迫不及待将一碗樱桃饮仰首饮尽的柳小九自己兴灾乐祸地解释起来:“我与小九没走出多远,便见晋王牵着一头黑豹领着一群美人游玩踏春,路上游客避之不及,偏偏小九不走运,被晋王一眼瞧见,硬邀小九前往芙蓉园击鞠,虽小九一再推脱,声称受十一妹所托,欲请贺、薛两位郎君一聚,晋王仍然不肯放过,小九无可奈何,哭丧着脸被晋王拖走了,留我一个,也不便去请贺郎薛郎,只好先来乐游苑。”

    几个小娘子想着萧小九的懊恼模样,都觉好笑,“呵呵”一阵后,萧小娘子方为兄弟担忧:“晋王顽劣,九弟又一贯不肯屈让,就怕会生争执,九弟吃亏。”

    十一娘却疑心晋王原本只是为了刁难小九用作逗乐,当听得她在乐游苑,并专程让小九去请陆离,料中是有事与陆离商谈,干脆不依不饶,逼着小九去了芙蓉园,免得小九总是纠缠她,耽搁与陆离私话,无论如何,晋王都不会当真欺侮小九,于是安慰萧氏姐妹:“晋王固然顽劣,最近却没听说过胡闹生事,想来是打听得九兄近些年苦练骑射,两人又有击鞠同好,一时兴起,方才硬邀,横竖我欲邀贺十四兄与薛六兄一聚,眼下小九不能脱身,只好书写邀帖,烦劳族兄前往相请,干脆再烦请真人往芙蓉园一行,有真人在场,晋王怎么也不会刁难九兄。”

    于是嘱咐碧奴备下笔墨,而九娘直到此时才留意见谢莹竟然在座,颇为讷罕:“表妹身子果真大好了?怎么只你一人?又是怎么来了此处?姨祖母可也来了曲江赏春?算来咱们可好些日子未见。”

    谢莹却一改热情似火,只微微一笑:“多谢九表姐牵挂,我身子已然无碍。”却并未回应九娘那长长一串询问,也不与九娘谈笑,竟似恢复了寡言少语本性。

    九娘只以为谢莹一贯如此,并不与她斤斤计较,可萧氏姐妹及其阮小娘子却觉诧异,便连十一娘都忍不住看了谢莹一眼,却收获了一个自以为是的笑脸,与一副“善解人意”的暗示。

    十一娘便猜,想是这位尾随之时,眼见九娘刁难萧小九,应是认为九娘与自己是在争风吃醋,姐妹两个看似和睦却实存芥蒂,那么谢莹这般表现,故意冷落九娘,是在对自己示好?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不知经过脱胎换骨之后,谢莹又在盘算什么,意欲如何利用自己?

    十一娘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瞅见九娘与萧氏姐妹、阮小娘子玩起了投壶之戏,而十一娘刚刚写完书帖交给族兄分别送去莹阳、薛家两处围幛,已经沉闷一时的谢莹迫不及待便拖着十一娘去苑中采花结环,先是对十一娘的一笔书法大加赞美,马屁拍了十足,方才话锋一转:“我病了许久,其间又发生了不少事故,未知太后可还康健?先帝崩逝,太后想必很是伤恸罢。”

    自顾自的叹气,甚至轻拭眼角,谢莹继续追忆往昔:“前些时候病得浑浑噩噩,好在渐渐好转,想起不少前事,我那时年岁小,过于任性,辜负太后多少关切爱惜,如今想来,很觉羞惭,得知表姐如今长侍太后左右,还望表姐代为转禀,就说莹儿已然大好,请太后切莫挂心,过去多少任性之处,莹儿只望将来太后诏见,当面道罪。”

    原来谢莹意欲巴结者并非自己,而是太后,想来是因同安仍在服丧,谢莹这侍读眼看没有入宫机会,她的亲祖母韦夫人虽然一贯宠纵于她,偏偏在入宫一事上极为抵触,巴不得太后就此放过谢莹,哪里肯为孙女争取?谢莹也是无计可施了,才盘算着利用自己。

    十一娘眼下正在怀疑谢莹体内已经被不知来处的灵魂占据,当真不愿这么个不知底细者再度入宫与自己处处“争宠”,可又苦于没有借口拒绝,是以只好转开话题,并没应诺会代谢莹转告,只安慰她莫要过于自责。

    两人私语了好一阵,当谢莹无数次撩拨丫髻之后,十一娘总算对此女发上那见所未见的发饰产生好奇,谢莹干脆摘下发带,硬是要赠予十一娘,又是一番笑语,沾沾自得的显摆发带上所坠那枚“金猫”。

    “是我自己绘图,拿去金铺打造,还为这猫儿取了个浑名,叫凯蒂,也没什么,不过图个新奇趣至。”

    十一娘心中委实不怎惊喜于这看上去虽然新奇,然而要论精美却甚是普通的发饰,只草草说了句“果然趣至”,原是用“君子不夺人所好”婉拒,抵不住谢莹热情十分地干脆替她系在发髻上,只好收了这贿赂,暗想大不了回宫之后,对太后提一句莹妹妹已大好,横竖谢莹若真打算巴结太后,将来也不无机会,自己是怎么也杜绝不了的,无非不受利用为她铺路搭桥而已。

    依十一娘的“功力”,当然不会让谢莹看出她打心眼看不上这“贿礼”,于是谢莹毫无知觉,越发沾沾自得,当携十一娘采花“归队”后,主动指着十一娘发上饰物显摆:“这是我自己设计,大家若觉趣至,我再让金铺照着图样制出,在座一人一双可好?”

    萧氏姐妹面面相觑,阮小娘子但笑不语,心直口快的柳九娘连连摆手:“这也太过稚气了,我就算了,免得表妹破费,只是表妹怎么忽然有了兴致,竟亲自动手设计起饰物来,我还以为除了诗赋书画,表妹对闲余都不上心呢。”

    谢莹眼见众人对她打算用来“一鸣惊人”的饰物甚是看轻,也觉得兴味索然,于是越发冷落柳九娘,用以表示自己与十一娘为同一阵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