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吞海_ 第两百零九章 斩尘神剑-笔趣阁

时间:2021-02-22 18: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他曾是少年小说吞海 第两百零九章 斩尘神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青冥学宫位于大楚南境,与晋国、鬼戎交界处=-

    魏来与徐玥二人一路疾行,徐玥倒是有意提高速度,但魏来却担心吕砚儿不见得能跟上他们得步伐,故而只把速度压制在每日行出两百里的样子。

    每日午晌与傍晚歇脚时,都还得花去大量的时间进入那身合天地的状态,感应吕砚儿的位置,确定对方能够跟上他们得步伐。

    徐玥将这样的情形看在眼中,她也曾暗暗观察过当魏来施展法门后周围的情形,但却并未察觉到任何声音。

    就算魏来给她解释过一遍流火的说辞,但徐玥依然无法相信魏来所言,每次见魏来盘膝坐下,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她的眉头便会紧皱一分。

    九日之后,二人步入了青冥学宫所在的扬州境内。

    与无涯学院所在的雍州一般,扬州的百姓在青冥学宫的耳濡目染下,二人一路行来,所见的读书人不少。

    但于雍州不同的是,扬州的读书人似乎并无太多与无涯学院周围的儒生那般的讲究。

    他们不会很在意的穿着打扮,不像雍州的儒生但凡出门在外必须得穿戴儒衫,也得扎好发簪,配上活名贵或破烂的腰佩。雍州的儒生管这叫风雅,人要风雅,穿着要风雅,谈吐也要风雅。

    所以读书人才是读书人,才高出寻常人一等。

    但扬州的读书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虽然也有人穿着这样的衣衫,但从不避讳与形容邋遢的人同坐同行,一同谈天说地。

    而他们所聊的内容与雍州读书人所聊的内容却也不尽相同。

    雍州的读书人喜欢谈论古今名著,诗词歌赋。

    而扬州的读书人们却似乎更喜欢谈论历史,品评时事,以及各国法度、治国以及用兵之道。

    譬如随着这十日光景的过去,无涯学院中的书信也被寄往了各处,北境风雨摇曳,大楚要对各国开战的消息传开,境内各州调兵遣将。这扬州各处的酒馆中或支持大楚用兵或痛心疾首暗骂李澄凤会重蹈先帝覆辙的声音不绝于耳。至少魏来在客栈中吃饭的半个时辰光景里,单单是讨论此事的人就已经来来往往去了四五波。

    这还只是大楚境内,却是不知那其余八国听闻这样的消息又当会是怎样一出人心惶惶的场景。

    想到这里的魏来长叹了一口气,草草吃过了晚饭,便与徐玥一同上楼休息。

    本来魏来是想着二人分开住下的,毕竟以如今的情况魏来并不用担心徐玥逃跑,但徐玥这一路上的态度却极为坚决一定要与魏来同住,用她的话说,是为了更好的照顾魏来。

    魏来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如今的他事情多得如牛毛一般,数不清理还乱,他只想着救回吕砚儿再回到宁州,解决宁州的麻烦。

    只是吕砚儿的情况真的就只是把她带到青冥学宫便可以解决的吗?那背后之人为什么要对吕砚儿施展大湮之法?又为什么魏来周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被斩断因果,他还有没有更多忘记的人与事?而这些背后又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需要那幕后黑手用这样的方法去遮掩?

    这一切都隐隐透露着不寻常。

    以魏来的心性很容易就能想到这些,但他却并不愿意去多想,因为这背后涉及的东西太多,多到只要你认真得想一想,便会被那层层密不透风的幔布包裹得呼吸困难,宛如窒息……

    他忽然有些懂了当初吕观山的绝望到底从何而来。

    他沉下心神,进入身合天地的状态,再施展《清彻寰宇》寰宇的法门,在听见吕砚儿的声音后这才心安不少,他嘱咐对方了几句让她不要担心,他一定可以救她的。

    然后他收敛法门,站起身子。

    而整个过程都被一旁的徐玥看在眼中,少女的眉头皱起看着对方,从认识魏来开始,她皱眉的次数比起以往所有日子加在一起还要多,当然,前提是她所记得的日子是真实存在的日子的话……

    “她……”徐玥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问道:“她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身子很虚弱,也无法与我有太多的交流。”魏来回应道,说着脸色忽然黯淡了几分,声音也小了下来:“要是……要是当初我能早察觉到这事……早些来寻她,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吕观山把她交给我,我却险些把她弄丢了……”

    徐玥看得出此刻魏来的沮丧与难过绝非作假,她的心头一凛,又试探似的言道:“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你每日都催动那法门,见了吕砚儿以此,体内的气机便紊乱一次,只是几次尚且可以凭着你强悍的修为调整过来,但日日如

    此,你的修为定会受到损害。”

    魏来一愣,他知道徐玥所谓的气机紊乱,其实是与被大湮之人沟通后天地伟力的反噬,这样的遭遇莫古笙有过,魏来在第一次沟通吕砚儿时也遭遇过,只是在此之后每一次沟通吕砚儿都会遭到天地伟力的反噬,但相比于第一次,这样的反噬却并不如之前那般来势汹汹。

    但也确如徐玥所言,长此下去,一定会损害魏来的修为。

    “我得救她。”而面对徐玥的担忧魏来的回应却简单直白,且不容半点质疑。

    徐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深深的看了魏来一眼,终于还是压下了继续说下去的性子,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接下来二人一夜无话,徐玥在床榻上入睡,魏来也如以往一般给自己打了个地铺沉沉睡去。

    ……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更夫敲打着锣鼓,连落三下,从客栈外的街道走过,时间已经到了三更天。

    大楚要对外用兵,整个大楚境内也在三日前进入了战备状态,各个州县都实行了宵禁,此刻的街道上出了更夫与负责巡逻的士卒,便再无他人。

    客栈的房间,魏来已经睡熟,床榻上的徐玥却在那时忽的睁开了双眼。

    她坐起身子,起身来到了魏来的身侧,坐了下来,她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已经熟睡的少年,眸中的光芒闪烁似乎在迟疑着些什么。

    而这样的迟疑足足过了半刻钟,也未有做下定论。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受,徐玥于此之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细细想来她也并没有与魏来经历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就只是跟他一起走了几个月的路,遇见过一些人,大多数时候她都只是旁观者,但就是莫名的被他吸引,就好像他们本来就应该是那样一般。

    徐玥想不明白,最后只能将之归结为因果。

    为此她甚至动了私心,想着不急着斩断与魏来的因果,等到此间事了。

    事了……又能如何?

    她是斩尘神宫的宫主,她深受师尊器重,是要领悟无上天道之人,岂能因为区区儿女私情而断送这瑰美大道。

    大道在前,红尘当斩,这是斩尘宫的箴言。

    徐玥深知这一点,所谓的考虑不过是出于私心,想要多记得对方一些时间罢了,但结局却终究无可避免。

    但天道浩渺,终究不是凡人可以揣摩的。

    魏来的状况不过一日光景便到了这般地步,这几日来,徐玥每日看着魏来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每日宛如梦呓一般强迫自己进入身合天地的状态,然后又自己催动自己的力量侵蚀自己的身躯。而他却全然未觉,只是自顾自的做着要救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的美梦。

    徐玥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魏来就这样下去,她意识到放任魏来如此,要不了多久,他恐怕就得死在自己的心魔手上,而她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

    斩断她与魏来的因果,那因为因果混乱而产生的心魔自然便会消散。

    徐玥支开众人与魏来独自上路其实从一开始便是这么计划的,只是每到实施的关头,总会犹豫不决下不去手。而随着魏来的状况一次次的恶化,她终于在今日下定了决心。

    她目光温软的看着熟睡中的少年,一只手缓缓伸出,想要在忘记对方之前,摸一摸对方的脸颊。

    她有些紧张,心跳莫名的快了不少……

    而就在眼看着她的手就要触摸到少年的脸颊时,那一直闭眸沉目,睡得极为踏实的少年双眸忽然睁开,他的一只手伸出,抓住了少女的手。

    “这么多天过去,你今日终于决定要动手了吗?”魏来的声音也在那时响起。

    徐玥一愣,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去发现那手正被对方死死的握住,任凭她如何用力,都难以挣脱。

    徐玥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看向魏来,沉声道:“你从一开始就醒着?”

    “徐姑娘这样的美人在侧,魏来怎么可能睡得踏实?”魏来笑道。

    徐玥当皱起了眉头,又尝试了几次将手从魏来手中抽出,却屡屡失败,她言道:“那既然魏王殿下已经知道了,徐玥也就不与殿下假装了。”

    “殿下体内的心魔如今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徐玥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不如快刀斩乱麻,解决此事。只要殿下点个头,徐玥现在就能为殿下解决这麻烦。”

    魏来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少女,他在数日前,徐玥给众人安排各自去处时便察觉到了徐玥的心思。对方依然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咎于魏来体内的心魔作祟,这样的观

    念根深蒂固,魏来难以更改。

    同时他也相信只要去到了青冥学宫,救出了吕砚儿,一切就会水落石出,故而也就没有多费口舌却试图说服徐玥。

    面对徐玥此言,他笑着摇了摇头,问道:“那若是我不点这个头呢?”

    “那为了魏王殿下的安危,徐玥恐怕就得……”徐玥寒声言道,语气坚决。

    “姑娘有想过你是我的对手吗?”魏来反问道。

    徐玥闻言脸上的神情一滞,愣了一会之后方才应道:“徐玥或许学艺不精,但徐玥愿意以命一搏。”

    魏来闻言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凑上前去,脸几乎贴到徐玥的脸,他问道:“徐姑娘修行的斩尘之法强悍无匹,据我所知只要徐姑娘愿意,完全可以回到斩尘神宫之后,以斩尘之法慢慢斩断与在下的因果,区别只是耗去的时间多上一些,何至于到这以命相搏的地步?”

    徐玥不明白魏来为何明知故问,但事关魏来安危她还是一本正经的言道:“你的心魔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拖下去对我来说自然无碍,但却会祸及到你的性命!”

    “这个道理不该不懂吧?”

    “可我若是不在乎我这一条命呢?”魏来却再次反问道。

    徐玥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困惑之色,她盯着魏来追问道:“为什么?”

    “你就那么确定这一切不是心魔所知?你难道就没有意识到这其中的种种不寻常?”

    徐玥这样问着,声音却不绝提高了几分,语气中的焦急意味更是对于她来说以往从未有过的东西。

    而魏来在徐玥这样的质问下却始终面带笑意。

    “我当然知道,但那又如何?”

    “我只是在别人与自己之间选择相信了自己。”

    魏来这般言道,目光却直直的落在徐玥的身上。那目光炙热、滚烫仿佛要把什么东西焚烧殆尽,在那样的目光下,徐玥有些无所适从,她下意识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不敢与魏来对视。

    但魏来却并不打算放过徐玥,他的身子前倾,嘴里继续言道:“可姑娘呢?”

    “姑娘觉得人活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你所谓的天道?可天道到底是什么姑娘有想过吗?就算他真的是如某些所言的那般无上美妙的道蕴,可那就真的是姑娘想要的东西吗?还是说所谓的对天道的追求,只是某些人安放在姑娘脑中的概念,而姑娘自己却从未想过那些东西到底是不是姑娘想要的!姑娘有真的为自己活过吗?”

    魏来的问题犹如一道惊雷轰鸣在徐玥的脑海,她有些发懵,这是她以往从未去想过的事情。

    她只记得从她记事起,便跟在自己师尊的身旁修行,师尊告诉她修行天道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们斩尘神宫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为此而努力,徐玥敬重自己的师尊,就像是一个孩子敬重自己的父母一般,自然不会去怀疑对方所说的事情。

    她心神动荡,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迷茫,而这样的迷茫很快便演变成了足以动摇她道心的震荡。她甚至忘记了之前自己与魏来所交谈的是关于心魔是否存在,吕砚儿是否是是臆想的事情,反倒是此刻不断在内心诘问着自己到底什么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到底自己所追寻的东西是否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魏来起初见徐玥发愣,还以为自己的言辞说动了徐玥,心头暗喜。

    但不消半刻光景,他便察觉到了徐玥的异常,他赶忙上前抓住了徐玥的双肩,问道:“徐姑娘!你没事吧?”

    但徐玥的双眸空洞,身子微微颤抖,对于魏来关切的询问犹若未闻。

    魏来的心头一惊,暗道不妙,正要催动灵力探查徐玥体内的状况。

    可就在这时,徐玥的身子猛地一震,一道璀璨的金光忽然从她体内遁出,数道金色的线条浮现在她的周身,那些金线那都绵薄无比,似乎被轻轻一碰便会断裂,唯独一条与魏来相连的金线却璀璨粗壮。

    “是因果金线。”魏来一愣,下一刻便反应了过来。

    铛!

    但还不待魏来想明白为何徐玥因果会自主浮现时,一声脆响忽然荡开,魏来侧眸看去,却见是方才那道从徐玥体内遁出的金光所发出的声音。随着那道金光收敛,魏来也看清了金光之中所包裹的事物——一柄通体雪白的长剑。

    “斩尘神剑!”只是一眼,魏来便认出了这把剑。

    他还在诧异这一系列的变化,而这时,那把斩尘神剑忽的周身光芒大作,伴随着阵阵高亢的剑鸣,神剑猛然一颤,然后剑锋便裹挟着浩大的力量斩向那条链接魏来与徐玥的因果金线。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